第两千五七五章 相逢短,前路长,莫忘(大结局)

道门老九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大战之后,酆都上方的乌云渐渐消失,被破坏得满目狼籍的广场慢慢复原,我不可思议地望着这一幕,王薰儿突然捅捅我:“张哥快看,魔尊正在感谢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我回过神来,发现其它人正用敬畏的眼神注视着一个方向,但我看见的只有空气。

    初一转述了魔尊的话,她说酆都会关闭一段时间来修复伤痕,谢谢我们所做的这一切,阴司欠了我们一个大大的人情,如果以后有任何需要,尽管开口。

    我笑着说道:“我没有任何要求,只希望从此过上普通人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我们把牺牲的人带出酆都安葬,回到现实中,我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,想起这一战牺牲的无数朋友和古今豪杰,便心如刀绞,竟对着夕阳上的江面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真是:天生万灵主,无父亦无母,酆都生死别,有忧亦有苦!

    回程路上张耀武一直劝说我继承张家族长,他说我现在修为尽丧,张家可以保护我,但我还是拒绝了。

    王薰儿打算把斩仙剑送给初一使用,毕竟王老爷子一死,王家已经无人可以再驾驭它。

    初一什么也没说,我们在一家酒店过夜的时候,初一突然不辞而别,斩仙剑被他留在了房间里。

    我焦急地四处寻找,电话也打不通,张耀武叹了口气道:“以他的性格,不告而别肯定是有原因的……”

    我知道那个原因,八方名动的存在,就是要保护我直到完成使命,现在他的使命完成了,也该走了。

    可是出生入死这么久,我们难道不是最好的朋友吗?为什么最后还要冷冰冰地遵守一份诺言。

    我不甘心,回到武汉之后立即动身去香港,然而迷途观大门紧闭,上面贴着封条,邻居说这家道观的主人犯了事,已经被警方查封了。

    我抱着一丝希望去九龙警署,但是他也不在那里。

    我向所有人都打听了一遍,但初一没有任何音讯,甚至都没去昆仑山找初云,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,彻底消失在了我的生命中。

    后来发生了许多许多事,我把古董一条街盘了出去,全部捐赠给了中国的慈善事业,却没有留下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几年后武汉的一条街变了人间,成了专卖小吃的,但我偶尔还是会去光临一下自己原来的店。

    这家店几经转手,听说经常会有一些灵异现象发生,越转手越便宜。

    最后我以很低的价格收回来,开了一家茶馆,结果每到夜晚屋里的东西都会动,有时候灯突然亮起,或者墙壁上突然出现一行血字。

    我雇的店员隔三岔五就满脸恐慌地把我叫过去,说店里又出怪事了,他们都知道我有两下子。其实我那两下子就是买些檀香水果放在角落里,耐心的跟那些阴灵们聊家常,说我已经不干这行了,有冤的话找别人去,作祟的东西便悄悄走了……

    李麻子康复之后和夏老师去了美国,整天在微信上秀恩爱,跟我说美国的汉堡有多大,空气有多甜,在街上看见哪个好莱坞明星了,问我什么时候过去玩?

    后来李麻子添了个女儿,取名叫做望夏,这个名字的喻意是不再留恋过去,一切向前看。我也不能太不给面子,于是我们一家四口便去了趟美国,参加侄女的满月庆典。

    对,我们一家四口!我后来又有了一个女儿,这个女儿长得很可爱,长相酷似尾玉,就连眼角的一颗美人痣都一模一样,我给她取名字叫“小玉”。

    凡凡总是说我偏心,我笑着跟他讲,这没办法,女儿是爸爸的前世情人嘛!

    冷如霜中间曾给我写过一封含蓄的情书,在被我选择性忽略后,负气远走天山,终身未嫁,也终身没再和我联系,这个女人的傲气一如天山上的雪。

    王薰儿还是隔三岔五来骚扰一下,三十岁之后才嫁人,嫁的是一位外国富豪,毕竟她现在是王家家主,为了家族利益不得不牺牲小我。

    只是她那火爆脾气,没几年就离婚了,前后嫁了三任丈夫,都以离婚告终。

    唉,我跟她之间的孽缘,写出来大概又是一本书了!

    闲来没事,我便在电脑前敲敲打打,把自己的经历整理成一本叫做《阴间商人》的,发在了网上,还给自己建了个薇信公众号:道门老九,就这样每天一边更新一边跟读者们交流,也挺乐呵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飞快,上一刻我还在低头亲吻自己的宝贝女儿,抬起头的时候,已经是满头苍苍白发。

    每天黄昏就牵着尹新月慢慢走在街上,看秋风落叶,看晚霞满天,然后去自己开的茶馆里喝茶。

    相处这么多年,我们举手投足都是默契,不需要眼神也能够彼此领会对方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们聊凡凡把江北张家带领的多壮大了,小玉出落得越来越好看了,不知道以后哪个走运的小伙子从我手里把她抢走?

    聊着聊着,一个时髦的老太太总会横插一杠,这是王薰儿,每次出场都酸溜溜的道:“喲,尹姐和张哥好恩爱啊,老夫老妻的还拉着手不怕年轻人笑话吗?”

    “有些人想拉老公的手还拉不着呢!”尹新月说着,挑衅的看了王熏儿一眼。

    但很快两人就一起笑了,争风吃醋一辈子,都成好闺蜜了。

    王薰儿又得展示一番自己去巴黎买的包包和衣服,儿子在海外怎么怎么争气。尹新月笑着听,时不时向我投来温情脉脉的眼神,好像在说,我只要有你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顺便一提,王薰儿的儿子王嘟拉这阵子在疯狂地追求小玉,小玉对他到底有没有意思,我也不知道,毕竟女儿心海底针。

    倒是凡凡很坦诚,告诉我自己爱上了小红帽,我说喜欢就去追,不过人家现在可是酆都大佬魔尊的徒弟了,你起码得当上张家家主才有资格!

    依然是一个平静祥和的午后,我和尹新月拉着家常,聊着往事,过了这么多年,我还是喜欢喝一口茉莉花茶。

    那清香淡雅的味道总是让我想起一个人,然而思绪到嘴边,却变成一声悠长的叹息!

    茶馆对面是一家咖啡店,装潢得挺时髦,好多年轻人都往那儿跑。

    我眺望街景,慢悠悠地品着茶,突然看见一张熟悉的面孔,咖啡店里坐着一个穿着熊本熊T恤衫的年轻人,背着一把剑,一言不发的在搅拌着咖啡。

    我顿时激动的瞪圆眼睛,脚步蹒跚的推门而出,尹新月在后面大喊:“老公,你的拐杖忘了!”

    一辆该死的卡车从面前经过,等车过去之后,年轻人已经不见了,我嘶哑的在街头叫道:“初一,初一,是你吗?”

    “谁,初一?”尹新月追上来:“老公,你是不是眼花了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,就是他!”我无比确认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这么些年过去了,他不是已经老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,他没老,和以前一模一样!”

    我拿过拐杖,在尹新月的搀扶下一边走一边喊,当我来到一个路口时,看见年轻人站在对面等红绿灯的人群中,尹新月不敢置信的说道:“真的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初一!!!”我大喊。

    “相逢短,前路长,莫忘。”他转身看我,回眸间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,然后随着人流一起消失了。

    我突然间发现自己老泪纵横,失声恸哭起来,原来这么多年过去了,他一直都没有消失,而是默默在身边守护着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