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新的江湖(大结局)

啃树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“时间,终于跨入未来了……”绣娘默默看着一切。

    “我自杀前的时间,都是既定的历史,我自杀后的时间,都是未知的未来,未来不可揣摩,便有千万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人世间的奇迹,向来不是来自已然发生的过去,而是来自未知的未来。”

    绣娘笑了,泪流满面,“我早该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很快,白小雪与苗倩倩回到了刺青店里。

    程游本来濒死。

    此时,大战熬过去的一个月,忽然发生了奇迹,又有一些活过来的预兆,整个店里,都惊喜得欢呼了起来。

    勐海芸已经自杀了。

    可是白小雪、苗倩倩两人暗自庆幸,自己没有那么冲动,只是想了想,并未实践,那个困兽仪式或许并不存在。

    不过,她们很快又察觉到,只是不死而已,程游还在昏迷,可能一直昏迷下去。

    “只能用转龙壶,温养他,让继续熬过凤凰法的最后二十天,成为不死,将会彻底浴火重生。”众人提出了意见。

    “但是,不能放在店里,很不安全,我们不能时时守着。”苗倩倩说:他多少是半个太岁器官,可能会引起觊觎。

    大家商量出了一个办法。

    送进某个地方,让人看守,但那只怕是很漫长的数年,因为能险死还生,已经是侥幸。

    “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绣娘站出来,“我经受了很多寂寞的枯燥事情,早已经耐得住寂寞,不管多少年,我都能守到他醒来。”

    没有人反驳,绣娘的实力,和不需要吃喝的灵体,的确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很快,众人一一来到程游的身边,进行道别。

    “这一战虽然胜了,可是因此付出的代价,实在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苗倩倩呢喃,“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了,各地都在哀鸣,为自己家的长辈立碑,你怎么还不醒?难道也想让我们给你立碑吗,那么,只能送你去涅槃重生了,不知道要过多久……”

    接着,安清正、白小雪、众人诀别,一如既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川深山。

    七年以后,程游渐渐苏醒,变成四岁的小孩,走出地下,一脸迷茫的看到了游客,以及物是人非的各地。

    “苗倩倩说,他醒了。”

    绣娘正在飞速穿越树林,在游客中寻找,苦等了无数次轮回、近千年的那人。

    忽然,她喜极而泣,修长优雅的身子缓缓弯腰保住他,一股子冰凉感传来。

    “绣娘,你怎么哭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……你还活着,我真是太开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小题大做了,我只是提前醒了,才出去了一小会。”

    绣娘笑颜如花,紧紧拥着他再也不放手:“不,终于能再看到你,我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明媚的清晨阳光洒下,照向公园。

    不远处,不少老爷爷老太太,正在比划着太极,修身养性。

    程琦听完了,沉默了一下:“真是一个奇妙的轮回故事啊——不以改变过去为基础,改变未知的未来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?”绣娘微笑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在想你们的真假,现在想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程琦感叹道:“桃花烙记忆,刺青转轮回……如果只是记忆变迁,那么,不管二人的记忆,对调、覆盖、变动多少次,二人本质上的灵魂,未曾改变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,那已经不重要了,经历了交替轮回,你们都是真的白小雪,你们一直,都有两个。”

    “你太苦了。”

    程琦站起身,“过去已经结束,活在未来吧……七年前杀掉程游的过错,已经补偿了,不需要再愧疚,悲戚过往的时光,再用当年的那份愧疚,让自己成为困兽。”

    程琦离开了。

    困兽的故事,到此结束。

    除了程琦与绣娘外,没有人知道,另外一个失败的时代,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整个故事太过奇妙,看起来逻辑很紧密,天衣无缝,可是,谁又能确定,这是不是绣娘的妄想呢?

    程琦离开了,笑着看着阳光明媚的天空,对着身后的绣娘说:“你说的一切,到底是真是假?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喜欢这个世界的未知与神秘,喜欢自由的未来,喜欢一切匪夷所思的神秘阴事,我喜欢探究它们,正如喜欢这个精彩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为这片灿烂的阴人江湖,付出所有。”

    “新的江湖时代,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程琦离开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一边听着绣娘的故事,一边记录,最终写出了两张资料。

    现在程琦接管异调局,这是魔崇的资料和调查报告,他给绣娘看了看,属于保密性等级最高。

    代号:杀魔。

    危险程度高。

    这个魔崇,是唯一以魔为敌的魔,他的外形是奇异男人,有龙缠身,无头。

    它是勐鹤的怨念诞生,也因江湖人士,对魔崇的强烈反抗怨念而生,以杀掉天下魔崇为己任。

    尚未收容。

    去向不明,所在未知,猜测未曾在人心里重新滋生,疑似没有适合的载体。

    或许某日,天下江湖再度出现魔崇肆虐景象,某位强烈想要杀魔的人,他强烈憎恨杀魔的心情,将会在那人怨念暗面出生,让他化为新的杀魔。

    无论千万年,魔崇何时横行,它都会重新出现,为杀尽天下魔崇,尽一份力。

    刑天舞干戚,猛志固常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代号:困兽。

    危险性极大。

    最恐怖的魔崇,它危险程度超越了庸人、杞人。

    神秘到极点,没有人知道它从何而来,从何时出现,它的外形是一个携尾的暗青色长蛇刺青,或许会在各个地点、时间、维度、空间出现,随便出现在一张图纸、一个人的书本上。

    它一个诅咒,来自时间。

    它拖入一切沉浸在过往的人,让他们回到过去成为困兽,它诅咒任何妄图改变过去,不珍惜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妄图改变时间的——终将要被时间所诅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绣娘飘回到了刺青工作室里。

    工作室里,早已经是热热闹闹的气氛,一群姑娘在远处聊天。

    “不要捏我的脸!”我一脸无奈,踢开了苗倩倩,“我们该去研究一下,店里未来的路了,江湖仙门已开,我们的路却还很遥远。”

    “是很遥远啊。”

    苗倩倩嬉笑道:“但寿命减半,我才十三岁,还未成年!想着自己要老死,岂不是杞人忧天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。”

    董小姐也笑着,叽叽喳喳的说:“我才十三岁,急什么……杞人还没有出现呢,你们这样整天杞人忧天,担心这个担心哪个,小心杞人从你们的内心暗面诞生,让你们变成下一个杞人!”

    “那挺好的。”宋佳薇撇了撇嘴巴,满不在意,“我变成杞人,就是神啦!真羡慕你们十三,我都二十五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脸无语。

    宋佳薇一个人打理酒吧,是真不行,木曾雪在上海阴行那边,和猫灵打理旁门左道的产业,她这里,就无法无天了!

    什么时候,给罗一做一个身体,让她复活起来……

    但是,这对我来说,还太难了,需要研究不死性,很长一段时间,七年过去,江山社稷图,也要重新修改一下了。

    杂事太多了,只能慢慢来。

    “小游哥哥,我二十岁啦。”小青儿漂亮清秀,干巴巴的看着我,抱着小白狐,有些像是天上下来的小仙女。

    “异调局,那边现在怎么样了?”我扭头,问白小雪。

    “可以了,步入正轨,基本上不需要我太插手,程琦和叶文杰,你娘三人在把持大权,控制镇压着颜于洋化身的庸人。”白小雪笑着说:“我平常也经常在这里,一起办阴活。”

    我也笑着,整个江湖,我们已经凌驾超然在全部阴人之上了。

    并且这意思是,我们现在店里的五个员工,又要多了两位,七个人了,加上白小雪和绣娘吗?

    终于,有两个比较正常,不要我担心的阴人团队成员了。

    我和白小雪、绣娘一起聊着天,谈论着阴事。

    白小雪说:别以为我们现在很厉害了,其实,很多阴事对我们来说,更加古怪了,甚至危险性很大,这些年,我们很多次差点丧命。

    “对我们,也有危险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了,我们之前,都是和平的阴人江湖。”绣娘插嘴道:现在却像是回到了古代,那个更加凶险,更加诡异、阴森可怕的古代江湖。

    “很快你就知道了。”苗倩倩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前台的安清正,拨动着客户预约簿,大声叫道:“老板,昨天咱们说的那个客户,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干活了!”

    “别聊天了。”

    我们几个人正经起来,站起身,去接待那个客户。

    客户是一个长得漂亮羞涩,有些小家碧玉的少女,可爱极了,是一个高中生,还在读高三。

    一看她,就十分腼腆羞涩的低头,怯生生的。

    苗倩倩让几人和她聊着天,然后带着我和白小雪,来到了纹身室里,对我低语说:“别小看这个姑娘的阴事啊,她最近,学校里,围绕着她死了一片的人,老师,舍友,同学,以及自己亲昵的闺蜜,死得千奇百怪,离奇得紧!”

    “我们曾经偷偷调用过录像,发现疑似她的身影,下的手,一边碎尸,一边愤怒凄厉的低吼——为什么你们不看我!为什么你们不关注我!为什么不喜欢我!!”

    我一愣,说:这个小姑娘,那么残忍?心理变态吧?

    “她或许,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那么曾经残忍。”

    苗倩倩说:“我们带她去沫小兮那边看心理医生,说她有种很矛盾的心理,性格羞涩腼腆,不擅长交流,怕生,不努力做出改变……又渴望得到众人的关注,周围的人不看她,就痛恨他们,憎恨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听过陈奕迅那首浮夸吗?”苗倩倩说:唱的就是这个心理,内向,又想得到众人的关注。

    我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还没有察觉到吗?”

    旁边,白小雪拉开布帘,露出一条缝隙,看着那个腼腆羞涩,小青儿围绕她,问东问西的可爱少女:

    “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,自身这种矛盾的病态内心,生根发芽,越演越烈,最终产生了某种心理暗面,让某种恐怖的东西在她心里滋生,渐渐控制她的神智……对于这一桩阴事,我们要小心一些应对。”

    我面色猛然一凝,看着坐在刺青工作室里,那个腼腆乖巧的少女,徒然一惊,想起了什么:

    “她是……羞女!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本书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