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5节 处女当药引

朕不是皇上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以下是:

最快更新!

    (..)

    第75节处女当药引

    再后来,叶小凡感觉窒息,水流也越来越急,有向下坠的力量不断拉扯他,心里一慌,醒了,扭头一看,红绫还在睡,便悄悄起床到外面买早餐。www.zhuzai.cc

    也幸亏去买早餐了,如果赖床,他和红绫偷情肯定要被刀姐逮个正着,后果更是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叶小凡提着包子油条回到宾馆,就见走廊两侧站满了人,而房间的门也大开着。

    刚到门口,就有个保安冲屋里喊道:“刀姐,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却见屋里走出一个人,是个老女人:刀姐。

    叶小凡知道不对劲,这一溜人,都是宾馆的保安,还有几个黑西装,想不到刀姐昨天晚上没找麻烦,却大清早的在这里堵门了,带了这么多人,她想干什么?叶小凡面上顿时变了色。

    他最担心红绫出事,如果刀姐敢乱来,他就要下重手了,昨天晚上躺在床上,他将这一年多以来修习的回春术全回忆了一遍,虽然还搞不清楚舍利金笔的神奇,但好像能助他的修炼突飞猛进,本来想趁无人的时候再试验试验,不过这会子既然碰上了,就用刀姐练练手好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紧紧盯着刀姐,眼光还瞄着两边的黑西装,但让他意外的是,刀姐走上来几步,居然双腿一弯,就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双膝跪地,他又是晚辈,是要折寿的。

    然而不等他开口,刀姐先说:“小伙子,昨天是我老太婆不明事理,让你难堪了,还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。”

    一下子,叶小凡傻住了,我能记你什么过?

    连跟出来站在门口的红绫也傻住了,老太婆这一招,完全无解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干什么?我可受不起!”叶小凡见红绫无事,也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红绫也劝:“婆婆,你快起来,你千万别这样。”

    刀姐却不肯起身,别看她年老干瘦,但跪在地上却像钉在了地上,红绫根本扶不起来,刀姐的眼睛只盯着叶小凡,可怜兮兮道:“小伙子,昨天是我老太婆不对,请你原谅。”

    叶小凡心下暗叹,这老太婆,还跟当年蒙着被子下煤窑一个样,杀伐果断,行事为人没有半点拖泥带水,今天说跪就跪,还真是把老脸当树皮,视若无物。www.yys8.com

    而他也猜到了,刀姐今天之所以会这样,一定是昨天晚上丁典医治无效,这才想起自己昨晚说的话——“会死人的”,能说出这样的话,就肯定能救人,这么一想,便又折回了宾馆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求你救救我儿啊。”刀姐真是没辙了,不然也不会这般下作。

    但想起昨天丁典的嚣张跋扈,叶小凡就来气,把老子当狗使唤,可有用着我的地方了,也不着急答应,跟刀姐对视着,大约过了两三秒,才开口道:“现在医学发达,丁局长这点小病,不碍事的,而且我只是个小孩,只怕帮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人世间的恩怨情仇,往往只在一念之间,你一腔火热,别人往往不领情,若是端着点,别人反而记得牢,这道理跟谈恋爱一个样,女孩若是轻易打开两条腿,被抛弃的可能也就越大,反而吊着男人胃口的女人,最终披上了婚纱,在爱情的世界里死有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刀姐是老江湖,自然明白这个道理,她也不再废话,身子往下一趴,给叶小凡磕头:“只要你开口,不管能不能救我儿,老婆子我都深感大德。”

    其实,叶小凡只是想端着点,倒不是真想让她磕头,但刀姐是老派人的作风,就是这套路,但红绫不明白啊,怎么说也是自家婆子,赶忙用力扶,但扶不起来,就看叶小凡,很急切。

    她眼里的急切,叶小凡明白,点了点头说:“刀姐,你起来吧,我可是帮忙看一下,不过,能不能救下我不打包票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肯救,老婆子就感恩戴德。”刀姐总算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叶小凡到不好意思让她这么说,问道:“人在屋里吧?”

    进了屋,医生护士围了一圈,丁典果然躺在床上,挂着吊瓶,也不知道吊的是什么液体,不过叶小凡知道,这是西医的法子,不讲究阴阳,而是把人的精液分析一下子,无非是蛋白质加水,也完全不当回事,脱阳这样的病,他们的理解是:脱水。既然脱水,补水就行了。

    其实,丁典也是清醒的,只不过一张脸惨白如纸,偏偏眉心处却有一点红印,这就很明显了,不用沉心静气,长了眼睛就能看得见。

    不过,一般人看了也不明白,但叶小凡知道,这是春阳之气收不住,浮到了体表,成了燥春,很危险,用西医的治法死是死不了,但是阳气回不了根,再想去女人身上折腾是不可能了,要想回阳只有用中医,叶小凡不会中医,但他练过回春术,回春术,搁在男人身上叫回阳术,搁在女人身上叫回阴术。

    他只看了一眼,就暗暗嘘了口气,能治,之所以敢如此肯定,就是因为发现了春水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……”看到叶小凡进屋,丁典开了口,声音却很虚弱,叶小凡连忙伸手阻止,“丁局长,你不必说话,见你第一眼我就看出你是什么病了,这是脱阳!但你底子不错,平日营养又不错,能治好,应该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刀姐也跟进了屋,叶小凡的话字字入耳,心惊肉跳,他见多识广,知道脱阳的可怕,听到这话,顿时唏嘘不已,连声说道:“小伙子,拜托你啦,拜托你啦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叶小凡,你可以喊我小凡。”叶小凡才不相信她是刚知道丁典得了脱阳。

    “叶大师,那就拜托你了。”刀姐见风使舵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叶小凡早想好了对策,但他不喜欢老太婆那副神态,故意要弄得玄之又玄,一脸正色道,“我的药是家传秘方,必须要有一位药引才能成功。”

    药引好办,只要叶小凡开口,刀姐拼了老命也得弄到手,“什么药引?叶大师尽管开口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一个处女!”叶小凡的话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屋里有医生、护士,本来看叶小凡的眼神就怪怪的,一个小孩能有什么本事,还能比男科主任医师牛?如今听到这话,更是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,明明不能再碰女人了,还要找个处女,是你小子没存好心吧?

    但刀姐是老派人,老派人还就信这些,毫不犹豫的点点头道:“一切拜托叶大师了,你说要什么就要什么。”

    叶小凡其实也有些担心的,怕刀姐不相信,也怕自己压不住场,说:“这个药引,一定要是处女,而且要天然的。”

    红绫站在旁边,一直替叶小凡捏着汗,他什么时候还能治病了?而且还说的这么玄,既然能治,直接治就行了,还要个处女干什么,是不是觉得跟我睡不过瘾,想趁机勾个处女玩玩,看来天下的男人都一个德行!

    然而,刀姐却不这么认为,反而更相信叶小凡的话了,连连点头:“好说,好说,这就派人去找。”立刻对黑西装吩咐道,“马上去找,一定要处女!”

    找女人,不难,银都宾馆就有,这里的女服务员不敢说上百也有几十,想找个女人是再简单不过,何况刀姐还有其他产业,比如饭店,足疗城,ktv……其实,想找个处女,也容易,只要有钱,多少处女找不来?但是不是天然的处女,这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还是丁典了解行情,没脸没皮道:“去实验中学找处女,肯定是天然的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吃了一惊,却不敢做声。

    刀姐也不顾老脸皮了,这种事,也敢明目张胆的怂恿,道:“给袁校长打电话,叫他找,多找几个,让叶大师挑。”

    黑西装出去了,很快,就找来了几个中学生,个个身材高挑,模样俊俏,青春气息十足,排成一溜站齐,很是养眼,但从他们脸上的迷茫可知,这几个女孩子来到这里,都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,校长说教育局长病了,让她们几个当代表探望,就扔下课本来了,也就是学生好糊弄,教育局长病了,为什么叫女学生探望,而不是女老师?

    既然来了就得用,刀姐让女孩子排排站好,问叶小凡:“叶大师,你看选谁?”

    叶小凡还在吃惊呢,身为教育局长,竟干得出这般无耻事,当真是千古奇闻了,可话是自己说出去的,现在后悔就是打自己的脸,只能硬着头皮说:“选谁都行,只要符合条件。”他本想说只要是处女就行的,但想到以后就是同学了,怕碰上难堪,就含糊了过去。

    刀姐在众女孩脸上扫了一边,指着最右边,半个身子被挂衣架挡住的女孩,说:“你留下,其他人去外面等着。”

    人一少,房间里就显得宽敞了许多,叶小凡也看清了女孩的模样,一看之下,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不能不说刀姐的眼光毒,挑出来的这女孩,五官端正,胸乳丰满,眸子清亮,皮肤光滑,再有就是没生痘痘,这些条件就说明,一,先天体质好,二,后天没有火气,有这两点,就可以保证她的阴气够纯,眉心锦簇,双腿间严丝合缝,整个人看上去是拘谨的,但给人的感觉又是生机蓬勃的,绝对是上好的纯阴体,一看就是处女。

    这样的处女当药引子,绝对药到病除!

    然而,叶小凡不愿意了,这个女孩他认识啊,不但认识,还相当熟。

    不是别人,正是吴小妹!

    自己的女人啊!怎么办?

    (..)^_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