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十二回 呷酸醋春意无边 遣能将盗丹取药

婀娜2010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苏美人儿又是 长出一声呻吟,好像催命符似的 勾著男人 魂儿。

    “嫿儿, 你说什麽,嗯?”袁曦一边扒了中衣,与她**相贴,强壮 膛贴著细腻的 ,正徒自抓亵玩 的得意,一边吻著她的 下颌曲线,慢慢的 蜿蜒向上,然後猛地含住她耳垂,同时下腹狠狠的 一击,

    头撞穿子,姽嫿 的秀眉弯簇起来。

    “逸真,轻些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回袁曦离得近,听个真切,,

    一个醋缸立时就打翻在地,提起姽嫿双足,

    折到际,狂兴大发,疾风骤雨的 一顿整治,

    与她**相贴,抽耸不叠,猛乱顶,

    再看姽嫿,两颊生嫣,更称得面若桃李,愈加标致。

    “小妖,我是你的  子晔,子晔!” 抱著她腻白 的秀肩动作,那物事在她体内抽耸 的正是 极乐,

    囊一悠一荡 的撞上花唇,两相交会处,水泗流,“啪啪”之声不绝。

    “暮……允……”

    “子晔!  子晔!”袁曦气极,

    一口咬在她颈窝处, 额上青筋直跳,心道:这几个都是 奸夫不成?

    “啊……疼……”

    “嫿儿,

    子晔……”

    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乖……  ……子晔” 一再重复自己的 名讳,自盼她能上了心。

    袁曦哄著宠著,在她唇上辗转,与她**相贴,

    把她半抱起来冲刺,姽嫿 的身子一荡一荡的 耸动, 那胀乌紫 阳物捣蒜一般的 抽捣,青纱账里一片春色,雕花木床让男人干弄的 吱吱作响,身下 的女子直道比妖孽之媚还胜上三分,也不必她滴滴娇语,更不必她婉转承欢,只压在这样一具身子上动作,看那张倾国倾城 的俏模样,就没有几个男人能招架得了,

    更何况她一双金莲,珠鲜玉润,春笋一般的 嫩,此时勾在他的 背上……但觉著酥麻痒酸,百十种滋味汇聚到眼处,阳势如泄洪一般,锐不可挡,大脑一片的 空明,接著一声大吼後,男人像大山一般岿然倒塌,喘著气压覆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“来人!”

    唤了丫头,打了清水给两人净身,这村镇里的 小姑娘,为著伺候皇亲,

    挑得都是 没经过人事儿 ,

    哪见得了这种场面?那男人的 阳物就大咧咧的 摆著,头的 有小孩拳头大,一见就羞得头的 不敢抬,就知道一味端著铜盆傻杵著,袁曦也不说什麽,自己动手拭净了就让人下去。

    苏美人尚且病著,

    这半夜三更里头就不能省心省事了,她一时发汗蹬被,一时又打摆子似的 哆嗦抽搐,把个养尊处优的 三皇子折腾 的就没合眼,,

    一会坐起身抱著她拍拍背哄著,一会躺著搂在怀里捂著,

    与她**相贴,

    布巾不知换了多少条,

    灯盏也 是点著了灭,灭了又点,一个时辰也没消停。

    直到雄**唱晓,

    天光微明,袁曦这才得了空睡下,也只数 迷迷糊糊 眯著,手圈在姽嫿腰上,不管她怎麽折腾人,到是 怜爱的 紧,没半刻不耐。

    约半个时辰的光景, 闭著眼手再一探,却扑了个空,吓得人一个机灵,清醒了过来,

    嘴里慌张叫著:“嫿儿!”

    猛张眼一看,姽嫿正在床尾坐著,身子缩成一个小点,亵裤和兜衣都穿在身上,

    中衣披著,不多不少 露著些雪肤,再称著一头乌缎一般 青丝,

    不必作态,已有万种风情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 心下一片踏实,

    中衣披著,

    欢喜 的坐起来了,用手探了探她 额,好像烧也退了些,问道:“头还疼吗?”

    她额角有一小块伤 , 昨天撞在石头上破了点皮,,

    拭了血迹到不是多严重,淡淡的 有些粉红。

    姽嫿闻言,又往里缩了缩,抬著一双惊恐的 眼睛问道:“你是  谁?”

    三皇子张口结舌, 半夜里还再想,

    要 是姽嫿醒来,

    ,

    发现两人夫妻一般亲昵,

    同床共枕,首尾相接,怕 数要恼,还在盘算怎麽著解释才合情理,却不成想,她到像不认得的 一般反应。

    “嫿儿? 不认识 窝了?” 小心心翼翼的 观其颜色,然後缓慢试探道:“ 我是 ……子晔。”

    “子、晔?”她夹著谨慎的 打量 ,

    小动物一样 转转眼珠,偏头想了想,然後又痛苦 得低下头去,痛吟出声:“啊……疼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里疼?” 凑上来,想帮她看看,姽嫿惊 得一缩,推拒道:“ 别过来!”

    “好好, 不过去,嫿儿不怕,

    乖!”

    “别过来!”

    “好好,不过去,

    推拒道:“ 别过来!”“好好

    别怕, 不会伤你 ,嫿儿乖!”

    窝

    袁曦伸著两手安抚,,

    然後焦急 一边唤人来更衣净脸,一边著人给姽嫿再请个郎中医治。

    稍等三刻,上门 不 郎中,到 个道士,穿著一身灰布道袍,高挽著发髻,由侍卫领了进来,

    跪倒施礼。

    袁曦问:“怎麽找个道士来? 哪里会医人?”算命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侍卫回道:“公子,昨天那个郎中说 到邻镇里看诊去了,现已经著人去请,这位道士也懂些药里医术,苏姑娘病的 急, 就想先请他 给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“小道不才,却也略通医理。”道士说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袁曦点点头,,

    想想也有理,

    这位道士也懂些药里医术,

    就把账帘一掀,道:“既如此,就繁劳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快去!”侍卫催促道,道士赶紧迈前几步,,

    就著晨光往账里一瞧……那宽绰的 袖口处露出一段藕臂, 赛雪压霜般的 白,

    青丝掩映下,娇娇秀秀 的一张俏脸,九天神女一般的 容貌……

    “哎呀!” 大吼一声,好像活见了鬼一般,一个屁墩翻坐在地,侍卫看不过踢了他 一脚,,

    道:“ 慌什麽!”

    袁曦将眉簇起。

    这时道士连连向姽嫿作揖,

    间或还磕了两个头,“!!”作响,嘴里叠声说道:“仙姑饶命,仙姑饶命。”

    “谁?谁 仙姑?”姽嫿也 是惊慌,一双大眼向袁曦求救,显然这个道士吓坏了美人儿。

    就闻,“!啷”一声脆响,众人听个真切,原来是 皇子摔了茶碗,

    “!啷”一声脆响,

    指著侍卫,

    气道:“ 你们找的 好郎中,岂不是 个疯子,还不速速赶了出去?!”

    侍卫面上一滞,不敢有误,,

    灰头土脸 提著道士 後领拿了出去,

    间歇还听道士几声“仙姑”什麽 ,让袁曦好个恼怒,气道:

    “都是 怎麽办事 ?平日里好吃好喝 养著 们,连个事情也办不好!”

    众人一个个吓得不敢出声,皇子瞄了一圈,只不见一个顺眼 ,,

    除了账子里坐著的 美人,娇花照水,温婉如玉,,

    不禁想道:说仙姑却也不差,这般样貌人品,可不就是 快成仙了嘛?

    这样一想,到也把气去个七八分,

    走上前来关问道:“都是 底下人不会做事,

    可曾吓著了 ?”

    姽嫿点点头,复又摇摇头。

    晌午刚过,昨天那个郎中就叫人生拉活拽 请了回来,知道这行人必定出身不一般,也不敢怠慢了,诊了脉,,

    看一看气色,又开了副安神 的方子出来,道:“这位姑娘碰了头,记不起事,

    也是 有的 ,调养些日子,要是 仍未好转,

    那就再记不起来了,此事本不必强求,不如放宽心,态然而处。”

    袁曦也想了半天,眉头皱了又松,

    琢磨著,

    姽嫿就此忘了也好,以後专心跟著自己,岂不是 求也求不来的 美事?

    他心里百转千回,外人全不知道,等拿好了主意,与一干人等交待清楚,便来问姽嫿,道:“ 你再想想,

    可真是 不记得了嘛?”

    姽嫿把俏脸一偏,佯怒道:“不记得就 不记得,哪个骗 ?谁又稀罕骗 ?”

    袁曦听她口气,

    便来问姽嫿

    分明有几分撒娇 意味,半嗔半恼 ,却不是 真怒,心头上一喜,,

    想:莫不 是这大半天的 相处,小女儿家也对窝 有几分“郎情妾意” 心思了?

    再想想自己人物风流,却也有此可能。

    又问道:“嫿儿, 先不要恼,且问 , 可知我是  谁?”

    姽嫿面上腾起两团红晕,

    羞得快要滴出血来,

    蚊蚋般的 小声嗫嚅道:“ 怎麽清楚?不明不白 …… 一醒来就瞧见 了,好吓人!”

    袁曦勾个笑容,俯身看她,她却只往里躲,侧转了身子不肯回,一副小女儿羞态,惹人怜惜,

    恨不能把她抱在怀里揉成了水儿才好。

    他拉住青丝一缕,淡淡的 清香滑过指尖,道:“哪有什麽不明白 ?尽管问窝 ,你自家相公,还怕羞嘛?”

    姽嫿更是 吓了一跳,惊疑不定 的拿眼瞧 ,嗔道:“ …… 你混说!”

    “哪一个骗 。”袁曦学著她的 口气,

    好脾气的 扳过姽嫿的 肩膀,笑意就快要从眼底漾出来,

    与她直视,“ 我们去年成的 亲,   你是我的 夫人,

    我是你的 相公,同床共枕再合情理没有, 一醒来瞧见窝 有什麽奇怪?”

    “当真?”她一双黑白分明 眸子看著 。

    “再真也没有了。”袁曦试探 的包住她的 小手,她缩了一下,但没有激烈拒绝,怕是 已经信了 。

    又道:“ 你 不记得了──这一次外出寻游,

    不小心跌下了马,把头碰了,所以记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相……公?”姽嫿唤一声,

    他泪眼汪汪的 道:“ 我害怕。”她扑到他 怀里瑟瑟发抖,

    袁曦拍著她的 背,哄道:“嫿儿不怕,有我 呢,以後再也不会让你 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她点点头,平复了半晌,然後又好奇道:“ 我叫 嫿儿? 是不是 名字里有个‘嫿’麽?”

    三皇子道:“ 你想问什麽,

    我们慢慢说,先让相公亲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姽嫿一声娇呼,袁曦把她一抱,胳膊紧紧的 箍著她,爱不够似 是厮磨,寻著她红菱角一般 的小嘴儿吻下去,

    小人儿半推半就 也就受了,

    哪管大白天 ,压在床上就是 一翻**。

    再说让袁曦派遣回宏京的 林飞,却 是个有头脑 , 想找个熟人引荐到邵府做个差事,家丁护院都好,等有了地利之便,再著手找三皇子要的 丹丸。

    也说是 巧,

    虽然没寻著个差事,到 听说了邵府一桩“奇”事,原来这邵府的 四小姐紫嫣,不知吃了什麽不净的 东西,,

    有人说他是中了“盅”,现在邵府,

    除了寻人就是求医,好个马翻人仰,连皇里御医都惊动了,

    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在林飞来说,这可是好事,正好找个医官,混充药童,遣进邵府里一探究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