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廿二回 呷酸醋祸起萧墙 逞风流鸳鸯戏水

婀娜2010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梓逸停了手,略微放小了声道:“二,我听娘亲说,刘氏说是狐狸媚子,要找大评理去呢。”

    由於这些正房对庶子丫头刻薄凶狠,所以几个小童也是素无敬意,只用刘氏马氏等相称。

    姽嫿一默,抬眼遣了丫头们出去,把梓逸搂到近前,问道:“你可听仔细了,是怎麽说的?”

    “那日我娘去给刘氏请安,正巧那马氏也在,两个人嘀嘀咕咕的,说二是是狐狸托生的,专门勾得男人去搞,还骂我娘蠢呆,耸著崽子给爹爹拉皮条子。”

    梓谦接道:“,狐狸媚子不是好话对不对?”他抬起头,嗫嚅:“我娘也说,男人都喜欢狐狸。”

    姽嫿也不生气,只揉著他的小脸,搓圆捏扁,那边粉扑扑的惹人喜爱,道:“听她们浑说呢,你看像狐狸嘛?”

    梓谦给揉的飘飘然,眼睛都是亮晶晶的,也不知怎地,要是见二笑了,他就比什麽都开心。

    邵珏此刻,正打扮得风流倜傥,把脚一台进了西院,他头上戴金玉牙骨镶的簪儿,腰里扎著巴掌宽的苏绣白锦,双垂龙凤环佩,足登白底陈桥鞋,原本就是俊美人物,这一番收拾,更是比那宋玉,也不差分毫。

    冷辰见了他却是不喜,看他这打扮,便似个狂蜂浪蝶似的浮夸,便道:“二公子是来是吃酒还是奉茶?此时天色已晚,夫人也要洗漱歇了,不如明日请早。”

    府里几个浪荡子儿,个个白长个好模样,骨子里都是色痞种,偏偏夫人还不辨黑白,见哪个都是软语温言,真真让人气愤。

    邵珏多玲珑个人儿,怎麽不知冷辰作哪个想,可他一个白丁侍卫,也就在西院里走动走动,便是对婶子有救命恩又怎著,还想吃那凤凰不成,不过醋酸罢了,也不与他计较,好整以暇道:“我那稚子梓逸,还在夫人房里玩闹,我这也是看天色晚了,怕扰了婶子的清觉,特来找他回去。”

    冷辰心里不快,又是无法,只好侧开一步,“如此,二公子便请吧。”心里又是担扰,这几个变著法,换著样的找说词,走马灯似的往西院里来,你方唱罢我登场,那大夫人惜月也不是泥做的,那可能瞧得习惯,前儿还找了他去问话,如此下去,只怕夫人就是有封号,日子也要难过。

    姽嫿正与两个小孩子闹,一人讲一个笑话来乐,要是说了不乐,就要罚刮鼻子,她提的主意自然是她先讲来,两个孩子都是笑得前仰後合的,等著孩子们讲,姽嫿却存了心捉弄,死活把俏脸整著,不动容色,等刮了两个孩子的鼻子,这才笑得花枝娇颤。

    梓逸梓谦都是机敏孩子,又是熟惯的,也不怕她来恼,发现上当便扑到她身上呵起痒来,姽嫿左躲右藏,与他两个追逃疯闹,不成想邵珏正掀帘进屋,一个收势不住,一头栽到他怀里去,这一栽,可是酥倒了暮允半边身子,要知道他虽与婶子龙凤鸾交了几回,但都是打著邵瑾的旗号行事,温存间也不敢多言,只一味挺弄干,除了用药那回,哪一次他也不曾露得脸来,就是平日里与婶子相见问安,也是礼多情寡,这一栽到像是她主动投怀似的,把他美个不住,心飘在云里,收了手环到她纤腰上。

    两个小的一看他来也停了,梓逸拉一拉梓谦的袖子,站到一旁,姽嫿羞红个俏脸,半垂螓首,男子灯下观美,更觉夺魄勾魂,只见她乌发如瀑,点翠零星,钗环简素,却盖不住翠弯弯两道秀眉,水汪汪一双杏眼,更不用提那粉嫣嫣的豔腮,纤盈盈的柳腰,哪个男子见了不想,便是剃了发的和尚,也要还俗。

    邵珏一时心迷意乱,也忘了礼数,只管紧著胳臂,把美人压在怀里看著,四目相对,轻轻一碰,姽嫿又是把面儿羞得粉红,转了首一旁道:“暮允,还不把手放了,叫梓逸梓谦看了,又成何体统。”

    邵珏听她著恼害臊,只好幸幸然放开,姽嫿微掀星眸,一溜眼扫过他,正是顾盼生姿,又是雪肤花貌的怜人,二郎见了,哪还沈得住气,一把抓了那青葱似的小手来握,道:“婶子可知我心意?”

    姽嫿手给他抓著,把脸一整,正是冰霜薄怒,道:“你哪个心意我不管,我只知,那晚赵府……有你。”

    邵珏一跳,也不管儿子侄子还在後面站著,撩袍跪倒,将脸儿枕在她绣鞋上,道:“婶子明鉴,暮允打从得见仙颜,这心便不由已作主,是甜是苦全凭婶子一颦一笑,三郎与我乃是手足兄弟,实不忍见我相思苦楚,才出了下策,却不是存心轻薄婶子。”

    美人儿玉颜稍霁,问道:“那邵瑾呢?怎不见他人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暮允作了难,也不知当不当说。

    梓逸一旁答道:“叔叔得了姑仗的请,去吟风楼听戏了。”

    邵珏拦道:“逸儿休得胡言。”

    姽嫿生了疑,便问:“即是听戏,你这个做哥哥的为何吐吐吞吞,难到那戏里还有鬼不成?”

    “婶子息怒,吟风楼却是一戏楼,再无别个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。”姽嫿轻移莲步,罗裙微拂,到在案桌边抄起茶碗摔在地上,发出“哗呛”的脆响,气得粉面煞白,道:“你们一个两个的欺负我,将我当青楼女子来耍……呜呜呜……我不过想寻一个真心待我的,却不料如此命苦……”

    “婶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罢罢罢,都散了罢,哪一个也别来。”她咬著樱唇,说著就越发的伤心起来,低低啜泣,梓逸梓谦紧赶著上前劝慰,姽嫿搂了这个,又亲了那个,也是好生舍不得,抽咽半晌,见那邵珏还跪著,道:“都去吧,我今儿累了。”又唤了丫头去备汤入浴,她只坐在榻上靠著,闭了眼不作声响。

    邵珏心思动得极快,见美人对他无情还似有情,却是恼多恨少,想一想计上心来,拉著丫头巧月到在小厅里,打赏了些碎银金珠,叫她差人先行送两个小公子回各归宅院,又说婶子在气头上边,防著出事,他得留一留,好生劝著,等风平浪静了才走。

    姽嫿只当他去了,起身拐进内间汤室,却久等不见服待的婆子来,也懒得再唤,便解了外袍中衣,只著兜衣亵裤踏下汤池,热汤氤氲,蒸得人暖烘烘的身似絮柳,她搓揉臂膀,洗涤娇躯,邵珏闪进身来,立时呆了,那俏肩以裁,美背风流,直看的他是心迷意乱,神情缭绕,两腿间的阳物直挺挺得竖将起来,鼓胀胀的蠢动首,连忙窸窸窣窣的解衣卸袍,脱个光,踏进汤池,上前把美人一抱,搂个死紧。

    “婶子,邵珏便是那惜你爱你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姽嫿好恼,刚要开口,就给他堵了个正著,箍住面儿狠狠亲了个嘴,又将舌尖吐在她口里翻搅,她本是樱桃檀口,被他这样堵住,便是塞的个满满当当,呜呜呜的叫著。邵珏一双铁臂,也是不放,直要把她搂化了了事,舌尖紧紧的咂吮,扫荡檀口,著实咂得美人浑身酸懒,再不能抗,慢慢软了身子,低低的哼吟著。

    邵珏咂得美人小嘴都肿了,莹莹的闪著光,正是美不胜收,举誓道:“如今婶子若许了我,邵珏便一心只对你好,如何?”

    姽嫿依偎在他怀里低喘,手环著他熊腰,道:“当真麽?不是诓我骗我?”

    邵珏正是爱她娇羞不胜,低吼一声又亲起来,大手胡乱的在她身上揉著:“千真万确,邵珏若是稍有诓骗,便被雷霹死也值。”

    “哪要你赌咒了,呆子……“她把玉指一戳,点著他赤溜溜的膛。

    邵珏更是忍个不住,含了她舌尖吸吮,咂得死紧,喘著又道:“如此良宵,岂可辜负,好婶子……”

    姽嫿别了脸儿欲拒还迎,道:“如此羞人,怎生使得。”

    “此间无人,如何使不得。”他寻著她的嘴来亲,一下下的诱著。

    “要叫婆子们撞见了,我便不要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早打发了她们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,我说怎麽久不见人来服侍……啊……”姽嫿见他那沈沈的,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第一次……”下面使手解了她裤带,“婶子依了我吧,暮允服侍妥贴,婶子还夸过的。”

    美人狐疑:“我几时夸过?”

    邵珏便俯到她耳边说了一便经过,美人又羞又气,拿粉拳捶他,他好脾气的哄著,抚触著她一身如雪娇肤,上下游动撩拨,左右点风燃火,不多时搅得姽嫿也是想了,腿间流了不少春水,邵珏指尖触著那粘腻晶莹,更是心勃勃,下身那阳物,似铁一般,跳了几跳,青筋暴增,蠢蠢欲动,两人又是一番交颈温存,邵珏引了美人玉手去握弄那阳物,教著她去搓揉套动,姽嫿羞道:“此物如何这般大?”

    邵珏笑道:“哪有三弟的大,不怕,婶子都是受用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敢浑说,当心我撕了你的嘴。”

    “好个绝色的小悍妇,我原怎麽没看出来,便一头栽进去,爱得死去活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要是悔了,也来得及……”美人见他情真,又是生得潘安相貌,也是喜欢,吐了香舌去他口里,邵珏立时吸住,四唇相贴,一阵揉搓,吻得难分得离。

    “婶子放心,要悔也等我死。”邵珏把美人推到池边,解了她亵裤小衣一丢,耸身一抱架到腰上,两厢器物揉擦,更助欲焰,他把著姽嫿小脚一握,不过二寸来长,又无那缠裹出来的怖人怪状,道:“婶子好致的香足。”含了她一脚趾去口里咂著,美人痒的直缩,哀道:“快放了它吧。”

    邵珏一笑,又去看她腿间妙处,只见其中白白馥馥,光洁无毛,如刚出笼的小馒头一般,花唇紧合著,粉嫣嫣逗人的一条细缝,伸了指去揉它,美人便莺莺的娇喘起来,又把一指入里抽送,那花唇翕张著一分,便容他它入了,其间紧紧裹覆,包得手指头紧暖妥贴,还流出许多蜜水,实是妙趣仙物,邵珏也是不耐,将身下大阳物在手里颠了两颠,搓个两搓,便挺身入了花唇,那紧即刻收缩,想将异物推挤出去,他使了全身之力又是一耸,刚刚入了头儿去,姽嫿便缩著眉喊道:“疼!”

    “婶子放松些,实是入过的,不妨事,我且慢来,缓缓的……”邵珏哄著,那头棱子给玉门卡住,进退不得,停住且缓,又是暴跳不耐,忙问:“婶子可好些?暮允耐不得这妙物,要入才是美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姽嫿哼一声便是应允,将气提了,邵珏趁此良机将头狠,著实往里一入,送进半,看那花唇吞咽著他的巨物,可真是可怜,周围的嫩皮都是紧绷透明。

    “还可再入些麽?”邵珏刚进了半,爽得正紧,那花紧收,包住,缠缩箍绞,把想一气入个尽没脑,撞入那暖热的神仙去处。

    姽嫿缩著秀眉叫道:“内里好生胀实,隐隐的疼绞,再容我缓一缓。”一望他竟还有半再外,那杵在腿中间花唇内的壮硕,青筋暴突,处黑毛森森,模样可怖,叫一声便捂起脸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娇儿,切莫怕它,这东西能让你好受的紧呢。”邵珏道:“我便一次入了吧,疼一下就过去了,再往後就是畅美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它吃不消呢?姽嫿羞得靠在他怀里撒娇,下面还给他著,鼓鼓胀胀的。

    “吃得消,婶子放心,它是入惯的,好生会服侍呢。”邵珏调笑,吻住她小嘴,下面把阳物缓缓的抽出三分,也说那妙物有趣,刚刚抽出一点,身又是给卡紧,他道:“如今退也不是,只能进了。”,将姽嫿两条腿儿扛在肩上,先做浅处抽,且且进,观其容似不甚痛苦,还能忍耐,便使了全力一个耸身,狠狠入,子霎时尽没脑,只余两颗囊球子撞著她玉户,姽嫿只觉得那物事入内,著实是充实盈满,初初疼痛,如今酸痒,却是好受的紧,邵珏抽耸起来,把个八寸长短的大**吧抖的笔直,架著她两条白腿捣撞起来,搅皱一池春水,也搅得美人浑身生颤,遍体发麻,娇娇的哼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