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回 窥奸情故弄玄虚 抱佳人再施云雨

婀娜2010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这一进院落还有一处房舍是专做入浴使用,里面砌著一个四四方方的石头池子,此时已注满热水,冒著氤氲的蒸气,邵瑾抱著娇儿无力的姽嫿同去净体洁身,邵珏就用这个机会悄悄的转将出来,在寺院里闲庭信步,赏看远山青翠,庙宇殿堂。

    刚刚的一场交合使他通体舒畅,爽在心头,美人的一颦一笑好似浮现眼前,让人心里猫挠似的放不下,故而并不急著走,他想著等三弟一起回府,顺便说服他共沐佳人恩泽。

    古时不是有娥皇女英,邵珏也想照猫画虎,效仿一二。

    步出这座院落,再往西去,不过一柱香的功夫,就有一处凉亭花园,从其布景看,也是颇花了些心思的,园内腊梅山茶相映成趣,零零星星的骨朵点缀其间,石阶上对放两排南天竹,绿意鲜研,甚是风雅,这里约莫是大师、方丈们对弈之所,只是正值冬季,人畏寒霜,这一座雅致小亭只孤伶伶的立在一处,无人问津。

    邵珏缓步拾阶而上,登高望远,看山间苍松翠柏,便想起宏景有一个说法,“山主丁,代表人丁兴旺”,这一座寺庙独享三座巍峨青山,也就难怪香火顶鼎、善男信女络异不绝了。不过就这罔圆寺,却还有些不同,别人或许不明就理,确是瞒不过邵暮允的一双利眼。

    这寺主持,海问禅师,虽然研修的是佛法,传的是普渡众生之理,但为人却颇通世故,偏还是个喜财好禄的,往来结交的都是达官显贵,为著大把大把的香火钱源源滚滚,没少给一些“秽乱之事”行方便。

    就说这几进院落,原来都是和尚们的禅房,现在早都腾挪出来做为“它用”,另建了些汤池,以备所“需”,其意不言自明。像抱著他和邵瑾这种目地的,在这院里也绝非一二。

    往亭下打量,只在十七八米开外处,有一道木篱笆,後面又隔出一个个小院落,散建著几处禅房,就这“少人打扰”的位置而言,怕也是做“那个”用处的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看到了什麽,突然他嘴角一勾,显出几分玩味之色,原来,这时正有一个面冠如玉,风流俊美的青年书生绕过篱笆,向其中一处禅房走去。

    邵珏笑道:“妙啊,原来他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来这一位,确是他的熟人,此人每月到有一半时日都在邵府住著,是个哄也不走的常客,不是别个,正是他表叔叔邵敬云。

    因著这位表叔,与他们三兄递年纪相仿,不差许多,兴趣又相投,都是好渔色的风月常客,所以经常一处附庸风雅或是寻花问柳。

    反正闲来无事,只去看看表叔好了。

    邵珏见那敬云进了房门,稍沈一刻,便也跟了过去,立於窗下,因著院内颇是安静,所以屋内的动静就隔外清晰可闻,只听得敬云道:“好浪货,这样可爽利了没?”

    “表叔叔快些,当真酸痒死人儿……哎……嫣儿魂都飞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果真爽利?比你那景予夫君如何?”

    “岂可……相提……叔叔饶命啊……死我吧……嫣儿死也……”

    暮允闻声一惊,难到?

    连忙将小指沾些唾,将那窗纸捅开一个小孔,俯身就目向内窥视,却见屋内,那素白的禅榻之上,正面趴跪著一妙龄女子,不过二八年华,挽著百合髻,因著频频摇动身躯,而略为疏散,丝丝缕缕的碎发,飘逸耳畔,却成一股妖娆风情,上身不过只一件肚兜遮挡,後背的带子拆散开来,随著女子一摇一动,那前两只玉桃,还一蹦一跳的往人眼帘里撞过来;

    娇小的下身并无一件蔽体,两条**分的大开,被男人两条腿并在内侧,那小娇正被一健**著,男人则揽著她的腰,把那阳物一抽一送,往来不迭,狠狠捣弄,抽时见那柄具,只余头在内;送时,则全尽没,冲撞得女子狂叫不止,囊“啪啪”拍打在玉门上,十分有力,一时间两人来捣去,旋转盘磨,弄个不停,好个快活。

    这女子不是别人,正是邵珏的妹子紫嫣,心道:这可真好表叔,忒没深浅,连表侄女也拿来尝鲜狎戏,亵弄胯下。只看他两人词浪语、捏亲嘴、恣意抽送,这情偷的,应已颇有些时日了。

    不知怎地,他便想起姽嫿来,还有阳物在她嫩包夹下的要命滋味,扯得他的心一麻一酥,不住的虚颤。转了转心肠,便已有了计较,把门一推,纹丝不动,看来闩得颇是严合,便又伸了脚去踹,只闻“!”的一声响,门扉左右一开,那邵珏闯入屋内──

    紫嫣尖叫一声,连忙扯起外衫遮掩,吓得筛糠似的。

    敬云也自呆愣,一时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邵珏脸色一整,道:“表叔叔,好没分寸,白长个大物事,竟拿来**捣自家侄女,待父亲征战回府,暮允到要与他据实回禀。”

    “贤侄,这,听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二哥怜惜……”

    紫嫣急道,披上衣物,连滚带爬的下了床,扑住邵珏两条腿,泪如雨下:“二哥怜惜,还请通融一二,切莫告知父母双亲,呜……”

    暮允将眉一挑,怒道:“你个没脸没臊的丫头,才嫁了二年,便偷起人来,以後还要了得?”

    紫嫣哭的眼泪小河似的流,抱著他的腿不撒手,道:“二哥明鉴,父亲给我许的那个赵景予,甚是风流,处处留情,府里娇妻美妾不够,还置了外宅,半年多来,他来我屋里不过三五次是有数的,嫣儿也是人啊……”

    敬云心道:这二表侄,装得挺是个回事,不过与我**鸣狗盗,蛇鼠一窝罢了,却在这里摆起人伦道理,我且不动声色,让他们兄妹说理去。

    邵珏把手一背,又道:“男人风流,古来如此,都如你等,耐不住寂寞就与人偷情野合,那还要廉耻作甚?又与娼僚婊妓有何分别?”

    论口才心智,紫嫣哪是对手,最後只一个劲儿的求饶,那邵敬云不慌不忙的穿戴齐整,跨下床把哭得泪人似的紫嫣扶起,搂在怀里哄著:“你二哥不过唬你一唬,紫嫣怎当真起来?若哭坏了眼睛,反到不美。”

    邵珏转过身来,“表叔叔到似个没事人,我看就是你带坏嫣儿,寻欢偷人,不守妇道,此事我却不管,只叫父亲评理便是。”

    紫嫣吓疯了,又是给他跪下,道:“二哥不要,要杀要剐,只二哥做主便是,嫣儿莫敢不从,只一条,千万别叫父亲知晓。”

    邵珏唬住了邵紫嫣,打发了他二人各自回府,只说下不违例,也不知要如何打算。

    见时辰也该是姽嫿动身回府的时候了,便准备去寻邵瑾。

    却说那邵瑾,与姽嫿两个沐浴完毕,一身清爽。叫寺院准备了三五个素斋小菜,又开了一坛家里带的美酒,抱著姽嫿坐在膝上,正你一口我一口的相互喂食。

    他一手在美人怀里,捏弄玉,勾玩梅蕊,一手举杯,含了一口酒去喂她,姽嫿张了樱桃小口接著,咂著舌尖与他嬉戏玩乐,邵瑾把手一紧美人玉肩,在鬓旁亲一个响吻,吮住耳朵尖儿道:“好婶子,逸真可真爱死婶子,恨不得立时死在婶子怀里才好。”

    这话却也不假,这邵三郎叫美人迷得早把三魂去了九霄云外。

    姽嫿半转身,忙用手点住他的嘴唇:“浑说,以後休提死活。”她一双秋水剪瞳,目若点漆,浓长的羽睫,缓缓扇动,竟如振翅蝴蝶一般。

    邵瑾看得一呆,痴了一般,就爱她绝色美貌,天下无双,一团欲火,赤焰高张,恨不得揉化在怀里,於是两手交握,一边束住一只粉嫩酥,抓来拧去,手指间柔腻凝脂般,更是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姽嫿被他拧的狼狈,雪肤上点点红印子,嗔道:“逸真哪里是爱我,不过爱我的身子罢了。”

    邵瑾玩罢酥,又伸了两指到她腿间挑拨玩弄,捏弄花唇,点揉珍珠小核,不住来回在那缝间游动,嘴里却道:“真是冤枉,逸真对婶子的一片真情,苍天可鉴。”

    姽嫿腰臀处,正顶著他那顶驴似的**,火烧一般的烫人,邵瑾揉几下,却不见蜜水涌出,便不耐烦,又去挖生肌膏去涂她花,嘴里赞道:“婶子这里长得像个白馒头,又软又腻又香,真真美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美人身子扭来拧去,不叫他乱,脸似红霞,好羞臊。

    他两条铁臂,不由分说便把人**一分,抓在手上,将那硬的具凑准,挺身便入,两片花唇被迫分於两侧,把那条细小的缝硬是死撑著顶开,一寸一寸的迫入,姽嫿咬著玉齿珠唇,生受折磨,一点一点的被那条驴似的具顶开压入,里撕裂一般,火辣辣的烧疼,直磨了一柱香的功夫,不过才入半,已是汗透鬓发,偏那邵三郎毫不惜玉怜香,抓著她的腿无处著力,只任他生硬硬的套下,直入尽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两个人都是一声闷哼,这一顶入,便是全包纳,可爽死邵瑾,就是这一番勾得他魂飞魄散的紧窄,那似吮似绞的抓握,於它处再也寻找不到的仙境,只把他往天上地下的抛去。

    这位邵家三郎,绝对是她所经过的男人里本钱最足,也最为蛮横的一位,那东西又又大又愣头愣脑的进入,如火烙一般,紧塞充实,又是烫又是胀,直要把花径撑破似的,又辣又烧,却不容她半刻适应缓充,便艰涩的上下抽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邵瑾抱著她的臀弄套送,整个“黑缨枪”东捣西捅,在她那无毛秘处揉磨擦顶,道:“婶子妙,浅香窄暖,又似有无数小嘴吸弄抓,真真的快活死了人。”

    “逸真休要浑说,要羞死嫿儿了。”

    因著邵瑾一下紧似一下的抽弄,入的姽嫿魂儿都没了,又是酸又是疼又是痒,一时难以言描。

    邵三郎又贴在她耳畔说:“却不是浑说,逸真所盼,便是与嫿儿终夜欢狎,时刻聚首,同赴巫山,永不分离。”

    姽嫿一套一套的与他上下迎就,那处毛发生得极是浓密,麻麻的蹭得人痒又麻,渐渐也得了些趣,旋转盘恒起来,小嘴一撅,道:“谁不知逸真也是妻妾成群的浪荡公子,这会子山盟海誓,不过哄我身子玩弄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婶子,逸真绝不哄你,如今有了婶子,管他胭脂花粉,莺莺燕燕,只怕再也看不上就是。”说完,抱著她就是一通狠命的胡乱顶耸,极力挺著腰臀,加快速度抽,狠命捣送,又道:“婶子稍放松些,便可更得趣呢。”

    那硕大的一,充实盈满的挤入抽出,哪来的余量放松,姽嫿忍著酸疼,又被一股酥麻牵著魂儿,凭他大手捧著粉臀上下套弄去了……

    邵瑾大力抽玩弄,屁股一耸一颠,磨进磨出,小娇一时吞吐不歇,被的一翻一撅,唧唧水声,直把个三郎快活的要死要活,那层层叠叠的**窟,紧紧包握,有力的夹著具棱,花心软更是吸舔得眼发麻酸胀,真有说不出的舒服……

    “好婶子,快活死我了,逸真要了,死婶子……哦……”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正文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(我太倒霉了,昨天我家网络又是不好,时断时续,好不容易写完了,却传不了,还有在开心餐厅烧的菜,两个号33盘鱼子酱全**了,我今早来一看,那苍蝇飞的……亲们投票安慰一下哦……我的菜啊……好心疼”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