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回 姽嫿色迷邵三郎 冷辰醉卧美人乡

婀娜2010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昨天有事,没写成,今天早点来更,大家见谅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话说三公子逸真采了二哥高见,次日一早便来缠母亲,把这一腔相思诉之委婉,又是以情动人,又是语带哀切,央央相求,王氏又是可气又是可笑,道:“我还不知道这个儿狼崽子,见那新婶美貌,魂儿都飞到西院里去了,还来这里撒浑,真真得不害臊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见可怜惜,瑾为那新婶是衣带渐宽,茶饭不思,常此以往,恐不能再给母亲尽孝了。”说的尽是可怜,摇著母亲衣袖摇来晃去,一阵赖磨,只差不能就地打滚。

    王氏扑哧一笑,随後面带难色,“这姽嫿也确是神仙人物,模样人品全宏景也再找不到第二人,当可配得我儿,不过毕竟婶侄名份,不能错乱,这说出去不好听啊。”

    邵瑾见哀兵之计不成,忙道:“母亲差矣。”

    “怎讲?”

    “母亲不成全儿子,父亲也是要占那新婶的。”察观了母亲王氏颜色,竟已动容,便稍顿一顿,才道:“父亲这明里是给二叔娶妻,暗里不过是给自己纳一美妾……那苏姽嫿怕不就是这回南终之战虏来的,按礼是应该给皇上发落,可父亲又舍不得绝色佳人,才想出活人嫁死鬼的妙计……”

    沈了沈又道:“您想,新婶一年幼女童,哪有机会和我二叔日久生情,更不可能非卿不嫁,愿守活寡……父亲此计只将母亲一人蒙在鼓里,不但款待娇娥,还以姐妹相称,恐怕不出明年,这姐妹名份就要真真做实了去,到时可要悔之晚矣啊!”

    王氏脸色一变,此一番话正是绞得她五内如天翻地复,不得安生,便道:“你这就带了我这画样去求你新婶,要她绣一幅五寿图,就说我的意思,冷辰那里,为娘自有交待。”

    逸真欢天喜地的得了画样出来,先回了屋打点齐整,金冠玉带,广袖长袍,更称得人物俊美,一表人才。

    彼时佳人正在湖心亭抚琴作画,丫环银儿垂手侍立一旁,侍卫冷辰只远远看著,见三公子邵瑾来,也不近前询问,已是得了嘱咐的。

    姽嫿似有所觉,抬眸一看,见逸真儒雅打扮,潜立花下,正望著她出神,心想这登徒浪子离得如此之近,竟无人通传,也是明了一二。

    邵瑾取了银儿手里的披肩,道:“秋日天光虽美,却也变化多端,这便要起风了,婶子小心著凉。”

    男女授受,何况婶侄,此举已是不妥,但姽嫿似未所觉,只是粉脸含羞,垂颈低怯,道:“叫逸真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檀口一开,酥倒邵瑾半边身子,扶了姽嫿於圆石登上落坐,喜不自胜,说:“真真喜煞逸真了,婶子竟记得小侄名讳?”

    姽嫿见他手还扶著,不肯稍离,更羞得晕染红霞,一转头对银儿道:“去烹两杯新茶。”

    银儿是邵伯瑞的眼线,当然不愿意走,不过也是无法,只得福一福身子去了。

    邵瑾只见一段皓月般皎洁白腻的皮肤从衣领处微微露出,恨不能亲上去,还未有举动,就听姽嫿接下去说:“那日我见逸真风流俊美,仪表超群,自然是记得的。”

    邵瑾只觉得全身的血”轰“的一声的腾沸起来,只把他喜得是耳膜发胀,心脏狂跳,暗道:原来这美人也是爱我的,如此甚妙。

    “婶子……那逸真对你的心……你可知道?”逐挺起包天色胆,拉了姽嫿春葱似的一双玉手,拿在手心里把玩摩挲,触手一片绵软温凉,恰似无骨冰肌,更是爱不释手,贴唇便吻。

    姽嫿惊吓的小鹿一般,连忙去抽,怎抽得动,邵瑾广袖一展,半强半拖的把她抱个满怀,嘴里疯道:“婶子……嫿儿……逸真爱你啊!”

    怀里身子绵若无骨,兰麝香飘,几缕似触非触的瀑黑发丝飘於耳际,早勾得他心大动,恨不能立时与她交欢取乐,一解多日相思,便撅著嘴朝她脸上吻去……

    “逸真不可,你我婶侄,怎可乱了伦常……”姽嫿用手心挡了狼吻,一双秋水剪瞳 盈盈相对,“姽嫿愿与逸真今世无缘,只能修来世夫妻……”说著竟莺莺婉婉的低泣起来。

    邵瑾见她绝色容貌,又对自己暗许芳心,哪里容她躲闪,道:“婶子……瑾等不得来世,就要与婶子做今生夫妻……还请婶子怜惜则个……逸真要没了婶子垂爱,就活不成了……”说著又伸了嘴去亲她粉颊耳後,搂著她身子轻薄抚弄,一通搓揉,恨不能化在怀里去,姽嫿挣扎不过,已是半推半就,任他去了。

    邵三郎本好渔色,是个风流浪荡公子,如今美人在怀,哪能得自持,又去亲她樱桃小嘴,姽嫿歪头躲过,羞的是粉脸通红,急急道:“逸真要真爱我,还请尊重些个,此事方从长计议,早做打算才是。”

    那逸真见美人眸染流波,粉面含羞,竟如那九天仙女,月里嫦娥一般,早把个三魂七魄也丢到地上,一时间痴怔不已,竟是呆了。

    姽嫿见他傻理傻气,扑哧一笑。

    “好婶子,竟然诓我。”邵瑾心一动,哪还管理了美人意愿,强抱了她去亲弄小嘴,待嫣粉入口,一品之下绵软滑腻,香濡多汁,更是不肯放开,又吸又吮,百般痴缠,舌尖叩关而入,捧著那玉似的小脸狂蜂浪蝶似的亲个不住。

    姽嫿给他亲得酥耸动,娇喘吁吁,呻吟不绝,斜里一眼望去,丫环银儿竟已过了汉玉白石拱桥,手托茶点器物,正朝凉亭处行来。

    忙把逸真一推,姗姗而起:“冤家,正经些吧,若真爱我,就想法子脱了我这个寡妇名份,姽嫿愿与你做个长久夫妻,白首不离。”

    “逸真一定把婶子三媒六聘,大轿八抬,抬到南院里来好生供奉。”邵瑾海盟山誓,**熏心,胯内撑得鼓鼓胀胀,还待再去缠她,讨些个**香吻,又见著银儿烹了茶回来,心中虽不乐,也只得一旁落坐吃茶,掏出母亲交待的画样,道:“母亲听说婶子针凿女红无一不,便叫小侄来求婶子,给她绣一幅。”

    两人如此相对把盏,竟是坐了大半个时辰,那邵瑾的屁股就跟粘在石凳上似的,抬也抬不起来,杯中清茶更赛过遥池佳酿,未沾唇边,已是醉了。

    姽嫿见他痴恋贪看,一时也无话,便感困顿,与他话别,邵瑾恋恋不舍,直送回西院。

    侍卫冷辰也是个血气方刚的青年,怎能不爱美人,但那小姐姽嫿乃是天仙临凡一般人物,心中虽爱却不敢稍跨雷池,於湖心亭中见将军家的三公子如此轻薄心中天仙,亲嘴搂,又是不免有气,心道:我人品样貌哪里不如邵三郎,不过是没生个好人家。

    如此,夜里不免酒穿愁肠,一杯吃过一杯,不多时已是眼醉迷朦。

    丫环银儿是得了令来的,趁此良机怎不下手摆弄,与俊美侍卫当下便亲起嘴儿来,冷辰心里想著姽嫿,更是情难自禁,抱著银儿急奔床账,两个做蛇般扭动,三两下除了衣衫,光溜溜不著半条。

    银儿见冷侍卫胯下**大,上青筋盘错,虎虎生威,一点不输给邵伯瑞,也是又羞又爱,内湿濡一片,忙叉开两腿,分了唇引他头入内,冷辰低喃一声:“小姐,冷辰对你心生爱慕,不能自抑,唐突了。”

    说著狠狠一推,已是入半,银儿秀眉一簇又是被他一耸而入,没了个全,内饱胀酥软,欣然畅美,哼哼唧唧的吟哦起来……

    冷辰把著她的腰开始**,和著水疯狂的挺动**,用力顶耸,下下直入花心,银儿被他那大的物事顶耸得心窝狂颤,花心抽搐,一时通体酥慵、骨娇皮软,已是泄了……冷辰正耍弄到要紧处,岂容她不战而退,拎著两条小腿,挺著**,狠抽急顶,下下尽,只得水直流,浸透一片,又弄了四五百抽,才压入花心一阵乱磨乱撞,关一松,了阳,搂抱著一同睡去。

    银儿爱怜的著冷辰俊脸,道:“只怕这会你心爱的苏家小姐,已经是那邵将军胯下玩物,再也不是冰清玉洁的九天仙女了。”

    (我尽量天天更新,努力讨得书友们喜欢,希望大家也能真心喜欢我和我的作品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