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回 遣护卫明修栈道 宠丫环暗渡陈仓

婀娜2010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叔侄两个弄完,又搂抱在一处软语温存一番,因著怕被人撞上,敬云也没敢多留,又亲了亲她小嘴便离去。

    有了这一层,四姑娘再看表叔,就觉得他格外英俊男子,人才一表;敬云再看侄女,已如囊中之物,是个能长期奸的良家娼妇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丫头春兰、喜迎两个伺候主子梳洗更衣,心道怪哉,只才一宿的功夫,姑娘已全无怨气不说,还越发的娇波俏眼、骨态鲜妍起来。

    太府府早打发了儿子赵轶(字景予)来将军府接人,邵夫夫也是早有准备,请了女婿到望月楼吃茶,彼时伯瑞也是在坐,微微一笑说:“紫嫣也是我纵惯的,到叫太府家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赵轶正是四姑娘紫嫣的夫婿,此人乃太府赵大人谪亲孙子,有宋玉之貌,且聪慧过人,平日家里疼得跟眼珠子似的,偏紫嫣一人敢同他怄气,一句不和就往娘家跑,要不是将军府也不好惹,他也不用钻出娇娘暖账,定要还**温存一番。

    来之前他还在想如此悍妒之妻,实非丈夫之幸,见岳丈不软不硬的来了这麽一句,又有些心虚,便道:“我与紫嫣夫妻甚是恩爱,但至今无出,父母心急……”

    伯瑞又是一笑,把他打断:“大丈夫纳几房妾有什麽,不过雨露需得均沾,贤婿不可冷落嫣儿啊。”

    赵轶也是个懂事的,马上一揖到地:“岳父骂得正是。”又顺势将话题引开:“听说新婶进门,小婿礼当与紫嫣一同拜见问安,方不失礼。”

    紫嫣此时已行至楼上,赵轶见她娇羞满眼,春意酥慵,凭添不少妇人风情,恨不能四下无人,搂到怀里温存一番,已是气消。

    邵夫人一手拉过紫嫣说:“正好人来了,你两个随我去拜见新婶,跟她讨杯茶再走不迟。”

    下了楼,有仆妇小厮各自伺候著乘软轿抬到西院,又打发了人给姽嫿通传,丫头银儿差人在凝柳小谢备下茶点鲜果,又扶了姽嫿出来,此时天光正好,初露骄阳,昨夜一场秋雨,也是恰添风情,主仆两个由游廊深处缓步行来,见远处三乘小轿已是到了,便匆匆赶来迎上。

    赵轶听到脚步声回头一看,即是一呆,但见一白衣女子,由丫头扶著,行如流水,衣袂翩迁,发如乌云叠鬓、脸若粉黛盈腮,心下一惊,暗道称奇:宏京竟有如此绝色女子?

    姽嫿在邵夫人身前盈盈下拜:“姽嫿给姐姐问安。”

    “妹妹不要多礼。”伸手搀了她起来,“正巧景予来了,与紫嫣一同见过新婶子,都是一家人,原是该见的。”

    赵轶凑前几步,只闻得女子身上,似兰非麝的一股清香,再细看姽嫿,更是如见天人一般,已是痴了。

    紫嫣甚感羞耻,拽了拽夫婿衣袖,他这才回神,赶忙见礼问安,一番光景全叫邵夫人收尽眼底,只不作声色,等著女儿女婿讨了茶水离开,才道:“妹妹姿容出众,免不得给登徒子惦记,姐姐到有一妥善安排,不知妹妹领不领情?”

    姽嫿笑盈双眸,道:“妹妹自是领情的,但凭姐姐安排就是。”

    邵夫人说:“我有一远方表亲,练得一身俊秀功夫,不如叫他给妹妹做个护卫,如此可好?”

    “甚好。”

    西院突然多出一个侍卫,邵逸真第一个不爽快,找暮允说了,邵珏笑他:“三弟莫愁心,母亲自不是防你的,要是真对婶子有意,尽管厚脸去求母亲,磨得她心烦闹,自然能许你来去自由。”

    邵瑾怎会不知,又道:“我到不是担心这个,只是那侍卫也是身高八尺,容貌英伟,我怕他与婶子两个日日相对……”

    邵珏拦道:“为兄怎麽不知你心中所想,但这头筹原不该你来拔,即是如此,谁拔有何不同,全看父亲手段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强占了她又如何,父亲还能为个区区女子与我翻脸不成?”

    邵珏把手中折扇一打,道:“听不听在你,我只分一怀甜羹便知足矣,要是三弟得手了,可要告知为兄的一声。”

    邵夫人想得好妙计,不但逸真烦心,伯瑞也是一时近不得佳人,好在他早布了一颗棋,令邵安入夜後遣了那银儿出来,这丫头正是当天袁皇御赐的十六位美婢之一,伯瑞见她容颜秀美,乖巧伶俐,水灵灵嫩葱似的年纪,才第一夜就给幸了,银儿见这位宏景的威武将军生得惆傥英挺,也是欢喜,於床上尽力承欢,想熬个靠山。

    两个在床账里半躺著吃酒,银儿衣衫半散,红莲花绣的红兜歪歪挂著,一只尖半掩著似露非露,伯瑞哺了口酒与她喂了,两个人滚到一处亲嘴,津交换,半晌伯瑞问她:“我那弟媳歇下了?”

    银儿给他亲的又颊似火:“回将军,银儿等苏姑娘睡熟了才敢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,你我快活快活。”

    大手去揉她一对椒,挑弄尖,银儿不过才经人事不久,怎磨得过如此风月老手,娇喘吁吁,汗湿鬓发,腿间一片湿濡。

    伯瑞玩弄一阵酥,又去揉户,说:“你只帮我看好了美娇娘,自然是忘不了你的好处,等事成之後,扶你做第四妾如何?”说著把衣袍一撩,掏出那男人物事,放在手中搓了两搓,那东西便暴跳挺立起来,又又长,头对著银儿水淋淋的小进去,抵到头就是一通抽送。

    “将军……说话……可要算数……哦……”银儿给他物事**捣的花心酥颤,摇臀晃,全身有如电击,不多时已是泄了,只摊著腿任他送……伯瑞亦觉著她内突然绞缩,包著娇颤不已,忙揽著她屁股大力纵弄**,一下比一下猛,一下比一下狠,一时间啪啪的撞击声不绝於耳,干得美婢哀哀告饶,男人哪里理她死活,只顾强抽猛顶,百般乐,直登仙境方才罢休。

    事後两个在床上喘气休整,伯瑞又道:“明晚二更,你替我把那侍卫引开,倍他吃酒玩乐,不到天光不要回来。”随後又补上一句:“随你使什麽手段,牺牲些也无妨,事成有赏。”

    (今天我又写了一章潜规则,所以这边更晚了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