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回 四姑娘受屈回府 色表叔夜探摘花

婀娜2010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且说姽嫿让银儿扶了玉手嫋嫋婷婷的行至众人跟前,玉蕊娇花儿似的容色定住了众人眼睛,直道她媚若吴西子,美若塞北王嫱;来到二老高堂跟前,立即有婆子给弟了蒲团,姽嫿规规矩矩的跪了磕头,旁边银儿接过仆妇们送来的清茶递到姽嫿手里,依礼敬奉,请公爹婆婆喝了。

    “这丫头真真是个好模样的。”婆婆看得欢喜,拉著她手不住劲儿的夸赞,又是玉镯又是金头簪儿的赏了给她,絮絮问了些话,姽嫿一一答了,婆婆见她不但模样齐整,言语举动更是有礼有度,一派大家气度,更哀痛那次子没有福气,拉著姽嫿以绢拭泪。

    伯瑞又是上来劝,半晌方才好些,婆婆又拉了她的手让给大伯、小叔(指伯瑞表弟敬云)二个见礼,姽嫿轻移莲步,先与伯瑞折腰拜了,喊声大伯,那娇声儿似啭啼黄鹂,真把伯瑞喊得心尖儿都是颤,连忙伸手搀起;

    又是款蹙湘裙与敬云见了礼,那敬云只觉眼前之女是琼林玉树临凡,神女巫山降下,也忙躬身还以一礼,一时间心摇目荡,一魂以飞天外。这敬云年方二十,身高八尺,容长的脸,清眉俊目,乃是伯瑞四叔的次子,因与伯瑞几个儿子年纪相仿,又都是好渔色的子,一月到有半月住在将军府里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嫂子惜月,最是持重能当家的。”姽嫿又来见礼,邵王氏把姽嫿的手拉著,又叫仆妇婆子给她搬了绸凳,与自己一道坐了,说:“妹妹虽才十三,可是这位份到是不低了,该是小辈们给你见礼才对,你只管坐了就是。”

    邵瑜连忙过来拜了新婶子,只觉得她又是脸若凝脂又是幽韵扑人,笔墨言语难描似的美,赶紧收拾了心神,拉了媳妇给她见礼。邵珏与媳妇刘氏也过来与婶子见礼,深深一揖,只觉得她眉若春山,眼横秋水,仙子中人,是俊影难描。

    邵瑾勾了勾唇也是携了媳妇晓婵拜了,那姽嫿睁著双秋水盈盈的美目把他上下一瞧,直盯得他是蜂痴蝶已迷,雨魄云魂黯黯酥。心道她镜中花貌,烟中粉黛,竟是平生未能见,只恨不能抱在怀中,狠狠疼爱一番才好。

    还不等他退下,紫纯已是古灵怪的俏生生立於面前,道:“婶子莫要责怪,我三哥最是爱瞧绝色的,原来宏京没有的,现在邵府却有一个,真真是他的福气。”一边取笑邵瑾,一边折了腰花枝乱颤。

    众人也是笑成一堆,姽嫿一一记住每人相貌姓名,暗道这邵伯瑞一家子到都是头脸生得体面齐整,不论男女都是人才一表,只不过除了紫纯丫头片子一个,单纯天真外,其余个个眼不对心,或**贪迷,或假意讨好,端得十分叫人恶心。

    晚间在翠逸轩席摆两桌,一律是酒若流波,肴如山叠,男女各坐吃酒,姽嫿进了些荷花饼又喝了两口银丝鮓汤就道饱了,侄媳们举了盏来敬,只得一一尝了,她本就年轻量浅,不多时已是微熏双颊,再不能饮,那邵瑾这时正往此处看来,更觉得她檀口轻开,勾引得蜂狂蝶乱;纤腰拘束,暗带著月意风情。正所谓色不迷人人自迷,酒不醉人人自醉。

    敬云自是看出邵瑾心思,低声与他道:“新婶子年幼,不过是个不懂人事的小女童,表侄人才一表,少年风流,自然能叫她俯首帖耳,以身相就。”

    邵瑾听得心痒,道:“如此甚好,可省许多波折,否则不愿意我也有法子叫她愿意了,不过是白白多受折磨罢了。”

    二哥邵珏也是把头一凑,道:“这样美貌女子,哪能叫她在将军府里守这活寡,我们做侄子的,也该尽点心力才对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罢都是一阵笑。

    大哥邵凤延吃了口菜,正好听到他们这一句,忙道:“二弟三弟休要鲁莽,此事需从长计议。”

    二人忙问有何不可?

    邵瑜压低了声道:“我见父亲也是有意的,咱们做儿子的,哪能同父亲争女人,不成体统,要下手也得他烦腻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邵珏忙点头应称说是,邵瑾是不以为然,敬云勾了唇淡淡一笑,一时间四个人,都是各怀心思。

    酒进三巡,歌吟一套,外间突听仆妇们高声唱道:“四小姐回府了。”

    邵王氏把身一站,失声道:“什麽?”

    这时就见帘栊一挑,进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,长得是细弯弯两道蛾眉;滴流流一双凤眼,只眼眶微红,似是才刚哭过。

    惜月忙问了怎麽一回事,这才知道紫嫣(四姑娘闺名)因著夫婿又纳一妾,一连三宿都在新人那边宿了,这才气得跑回府来。可这不年不节,又没有姑爷陪著,还是不成个样子,就算是心疼她受了委屈,也是先当责备一番。

    当下又差人揭了贴子给婆家说了原由,只道是叫了四姑娘给新婶子来见礼,歇一晚吃酒,明儿一早就回去。

    又叫紫嫣给姽嫿见礼奉茶,四姑娘也是一惊,见那女子身量未足,不过十二三岁年纪,又是清丽动人,难掩绝世仙姿,这样一个标志人物竟然会嫁给已故去的二叔,真真叫人费解。

    众人重新入席坐罢,几位嫂子都是劝她,男人三妻四妾,左不过是图个新鲜玩乐,总是有腻歪的时候,叫她不要太乔致了。

    可那紫嫣是将军府小姐,哪里受得这个冷待,就说婆家也是做大官的,但也大不过她父亲盖世的功勋去。

    敬云与逸真问:“紫嫣是怎麽了?”

    邵瑾笑道:“左不过是新婚时得了雨露,知得了男人妙处,现在我那妹婿搞上新欢,冷了娇妻,她一个寂寞难眠。”

    敬云听罢一乐,道:“你这个做三哥的,真真浑没个正经。”

    邵瑾道:“话虽不,理却是真的,不信你就去问她是也不是。”

    这敬云哪理又是好货,怎会不知原由始没,心道我弄不成新表嫂还弄不得这表侄女吗?

    借著小解出去,打发了亲近的家仆里外打点周全,又假模假样的回席吃酒,不提。

    紫嫣今天是酒醉愁肠,不几杯就晕了,由小丫头春兰打了灯笼,一席凉轿抬著给送回闺房歇著,仆妇丫头迎上来侍候梳洗,揭开锦幔,熏香铺被,解了紫嫣衫裙小!,只留中衣亵裤,待主子睡下,拿了吃酒的钱去耍,只留了春兰陪著。

    那春兰也是早有相好的在府内,见主子睡了,掩上门也偷偷跑了出去,与情郎相会不提。

    敬云打发的家仆早在一旁盯著,见好事已成,便叫了敬云出来,这位邵府的表亲也是个好美色的贼,今见了那姽嫿美貌早酥倒了身子,让邪火给勾得上蹿下跳,把脑筋动到表侄女身上,又怕不能顺利,还带了媚药怀里揣了。

    他蹑手蹑脚的行至床前,把帐幔一掀,秉灯一照,但见紫嫣容色娇美,瞌著双目正睡得香甜,粉脸上醉染花娇,檀口边似笑非笑,看得邵敬云是大发,心道即不能得与“莺莺”春账相会,且把这美“红娘”干了解馋再说。

    当下把灯盏摆到一旁,除了裤子,只著外褂中衣潜上女儿绣榻,双腿一跨,压在紫嫣身上,四姑娘突然被重物一压,惊眸一掀,借著那灯光一看,吓得是三魂全抛,目瞪口呆,原来那表叔腹下三寸,黑毛丛密,头肿愣,**沈甸甸甚是大。

    邵敬云趁她发愣之迹,把一块丝绢塞到她口里,以防她惊叫坏了美事,随後那壮的身子把她压个瓷实,手底下快速将亵裤一扒……

    紫嫣觉得下体一凉,两条光溜溜的素腿挣扎乱蹬了起来,一双凤目含怒,全是不可置信,嘴里“呜呜”的乱喊,只是发不出声响。

    敬云从衫内掏出一颗暗红色的丹丸,两手捏著,屁股往後一挫,压到她膝盖上,见她小腹平坦,肌肤绵软,甚是可爱,匆匆抓了两把,又往下滑入萋萋芳草,分了唇嫩蕊,突伸一指把丸药快速推抵入。

    四姑娘只觉得表叔把什麽东西塞到她体内,先是一凉,又是一烧,之後酥酥麻麻之感便往那心里面钻去,钻得她是春心涌动,水横流,缩娇颤,竟是恨不得与男人干到一起了事。

    不多时紫嫣便蛇一般扭动起来,一张俏脸是媚眼如丝,娇汗岑岑,敬云见这妇人最怕的“颤声娇”已起效,把那方胡乱塞入的丝绢从她檀口内抽拉出来,那侄女即刻哼吟不止,骚浪求欢,往他下身处来弄去。

    “表叔救我……救我……”说著便挺身迎磨那。

    敬云早就动了心,哪有不受用的道理,当下不由分说,把这花苞半开的侄女儿软腰一折,拽著脚腕,挺了**吧就直到她逼里,紫嫣痛叫一声,又是疼又是爽,给那愣的**吧捅到了心窝子里去了,叔侄两个就在床上大干起来,一个直抽直送,一个挺腰奉承,两厢迎凑,弄了二三百回.

    一个汗浸浸如雨下,一个喘吁吁似婴啼,叔叔一边抽送侄女的嫩,一边亲弄小嘴,说:“以後受了委屈,来找叔叔弄消气就是了,干也把你干舒爽了……”

    紫嫣中了颤声娇,胃口极大,狂扭著屁股去迎那捅,只怕不能过瘾似的娇吟,水湿了一片,“表叔再重些……再深些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这样弄,娼妓也是受不了的,我的儿还道重些,真要成了那欠人骑的婊子浪货了。”敬云一把抽了出来,把侄女身子拉到坑沿抵著,给她腰下面塞个枕头,又挺著**吧捅进去,那大事物早穿过花心,干到子里头,把嫩逼干得一抽一缩的抖,紫嫣立时战战兢兢的泄了一回身子……

    敬云见把侄女干泄了身子,十分得意,心想我这风月老手还整治不了你这个小雏?定要收拾的服贴,更是没命的折腾她,把对襟中衣一解,手到黄肚兜里去捻弄香,又俯了身用口含吮,咂弄头,紫嫣叉著一双大腿任表叔肆意乐,一时间满室弄之声。

    他两个不顾叔侄名份,长幼尊卑,一个狂捣猛,一个凑承迎,全无伦理羞耻。

    男人弄得好个快活,真乐到三更时分还不肯收云撤雨,这侄女只才十七八岁年纪,成亲不足三载,比起那些个熟妇豔妓,自然是又嫩又紧,包裹他物事紧凑妥贴,骑著妙不可言,不一会儿腰眼酸麻,抵不住的门一松,忙抵著她的身子,干入花心,一泄如注。

    这真是香烟嫋,罗帏锦帐风光好。风光好,叔奸侄女,凤颠鸾倒。